银行 Bank PUNK·庞克

支付宝搜索“276997”,领取支付宝红包,最高99元,每天可领取1次!

鸭居突然回想起第一次见到阵内的情景。那是鸭居刚升上大学不久,朋友也少,换言之就是时间多到不晓得该怎么用,只能毫无意义地漫步在夜晚街道上的那个春天。

当时阵内抱着吉他,在热闹的商店街一旁的小巷道上演奏着鲍伯·迪伦的歌曲。他独自一人像自暴自弃似地快速弹奏吉他,左手指头仿若跳舞般来回于挡子之上、右手则不慌不忙地拨弦。由于跟原曲的节奏相差甚远,鸭居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听出他弹奏的是鲍伯·迪伦①的曲子。

①鲍伯·迪伦(Bob Dylan,1941~),美国民谣摇滚史上的传奇人物。在反战和民权运动中被反复传唱,被摇滚杂志《滚石》选为史上最伟大的五百首歌曲第一位。

其他街头艺人四周都多少有些听众,相较之下,阵内周遭只有鸭居一人。原因应该是他所弹的与那种能够吸引人群、使人陶醉的曲调相去甚远,硬要说的话,他的演奏根本就是在挑衅路人,故意引人反感、退避三舍。若当时鸭居急着赶路,想必不会听到最后。

演奏结束后,阵内面无表情地走近鸭居,开口问他:“如何?”

“是很高明,但也太乱七八糟了,歌词根本就听不清楚嘛。”鸭居很诚实地回答,不料阵内反倒开心地露齿笑着回答:“是吗?”

随后他很自豪地表示自己所演奏的是货真价实的庞克乐。他说:“所谓的庞克乐,就是要勇于面对。”

日后鸭居才知道阵内的父亲对他相当严格。虽不知阵内的父亲究竟是大企业的干部、在公家机关上班的公务员,抑或是律师、医生、教师等拥有特殊资格执照之职业当中的哪一种,总之在社会上拥有一定的地位。

阵内说他父亲从不夸奖孩子、也不曾说过任何笑话,家里总是弥漫着一股严肃的气氛。

阵内皱起眉头说:“他刚愎自用又爱瞎掰,是个不会行动,只懂得囤积知识的家伙。你绝不会从他嘴里听见‘不知道’这三个字。”然后又苦笑着补上一句:“他既狠恶又自负,更扯的是他还很不要脸!”

当鸭居听到阵内这段话时,心想:不要脸……,这形容得太夸张了吧?

阵内宛如在谈论他人之事似地说:“我那个老爸竟然付钱跟一名十几岁的少女上床,够扯了吧?”当时鸭居只回了一声“喔”。

“我对一般常识及道德不怎么在乎,若我老爸只是好色那也算了,不过一想到那个刚愎自用又自信满满的老爸,最后仍然掏钱跟女高中生买春,就让我很不爽。他跟那些假装很聪明,却对学生下手的高中老师一样,这些光说不练又自以为是的家伙,却最会这种老掉牙的手法。他若很低调地做出这样的行为也就罢了,但是像那样装模作样真的再差劲不过了,你说是吧?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扁那个老头一拳,否则我气没办法消!”阵内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。

鸭居因此理解到阵内表现出来的反叛心及别扭的言行,绝大因素来自他对父亲的愤怒。

所以当看到阵内在还没被绑起来之前就站起来,鸭居并未太过意外,毕竟“勇于面对”是他为人处世的基本方针。

基于他那“勇于面对”的精神,要是被抢匪一喝令就闷不吭声,这与不挺身反抗戴着严肃面具的买春老爸一样,是不可原谅的行为。

手持绳索的女性行员吓了一跳,脸色苍白地抬头望着阵内。阵内无视望着他的行员,快步朝前方那名抢匪走去。

“喂!你干什么?”抢匪将枪口指向阵内,拿下口罩后大声对阵内喊:“不要动!你再轻举妄动,我们就要开枪了!”

阵内自信满满地说:“反正那一定是假枪吧?你们从进来至今连一枪都没开过,破坏监视器时也是,明明开枪比较快,你们却刻意拿枪托去敲。”

阵内沉稳地逼近那名抢匪,大笑着说:“我早就已经看穿你们手里拿的是假枪啦,可别以为我会乖乖听话!”

阵内出手的速度很快,一下子就抓住了抢匪手中的枪身。不过这样的举动实在太过危险,鸭居瞬间闭上眼睛,轻呼一声:“那个笨蛋……”

抢匪猛力推开阵内,对方身材虽然矮小,看来力量好像还蛮大的。

阵内被这么一推,整个人退到客服窗口旁。但他并未就此放弃,扶着柜台,他重新站稳并再次扑向抢匪。

抢匪发出怒吼,与阵内扭打起来。此时,枪声响起。

站在后面的高大抢匪朝着天花板开了一枪,紧接着又连开两枪,随后瞄准阵内,大声喊道:“这样你还认为我们拿的是假枪吗!”

鸭居屏住呼吸,环视现场,与行员们的视线一一对上。虽然彼此都戴着面具,但鸭居可以确定他们的表情一定非常僵硬。

身材矮小的抢匪皱眉咂嘴、大概是他们的计划当中并不包含开枪吧。

有个人质说:“请……请冷静一点。”是那个头发稀少的分店长。

情绪明显亢奋起来的抢匪直接大喊:“秃头分店长,你给我闭嘴!”其他人质被这突来的怒吼给吓得挺直了腰杆。兴奋过头而失去冷静的抢匪说:“我就知道带真枪来是正确的选择,没错吧?不带真枪还当什么抢匪啊!”

至于阵内,他总算是认命地将双手插进牛仔裤的口袋里,一路后退到鸭居的身边坐下。

之后,跟其他人质一样双手绑的阵内将脸凑近鸭居,眼睛睁得大大地说:“你看到了吗?那是真枪耶。我差点就被他们开枪打死了。”

鸭居转过头去。真是,懒得理你了。

不到十分钟,所有人全被绑了起来。

除了阵内刚刚引发的骚动之外,女性行员像是在执行捆包作业的机械一般,熟练地用绳子一一将众人的双手双脚结实地绑住,并将从众人身上搜来的手机全放在柜台上。

最后,身材高大的抢匪将那名女性行员绑好,十二名人质就这么凑成一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