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六章 抛尸厕所

支付宝搜索“276997”,领取支付宝红包,最高99元,每天可领取1次!

女生进入厕所的时候,凶手很可能刚刚离开。

公安局局长说:“那个男孩被扔到了便池里,身上沾有屎尿,我们打算洗干净他,拍下母子二人的肖像照,张贴寻尸启事,尽快找到尸源。”

妈妈也被截断了四肢割下了舌头,另外,她的眼睛也被挖掉了,耳洞内灌入了热油。

画龙说:“好吧好吧,我道歉,尽管我也不知道我哪儿错了,哈哈。”

画龙说:“不排除是厕所附近或是熟悉周边环境的人作案。”

当时,附近广场上跳舞的大妈全部跑来围观,有几百人。在警方到达之前,现场已经遭到严重的破坏。其中一个大妈说:“这人有点像我儿媳妇,我看看是不是。”

本文作者曾经奔波千里来到这个地方,当时,厕所已经关闭,门被砖头封死,墙上不知道被什么人写下了几个字:里面有鬼。

这起凶杀案和一个公共厕所有关,确切地说,案发地是一个女厕所。

女生感觉那声音就在身边,身边却没有人,万籁俱寂之中,凝神细听,这时又传来一声微弱的咳嗽,她低头一看,吓得汗毛直立,厕所沟槽里有一张脸,还睁着眼睛看着她。那张脸上全是秽物,嘴巴微微动着,似乎在努力呼喊着什么。

梁教授说:“凶手将受害者做成了人彘。”

苏眉说:“好恐怖,希望不要发生第三起案件了。”

死者男孩的嘴唇上以及妈妈的胸部都发现了口红的痕印。

厕所内的受害者是一个男孩,赤身裸体,凶手截去了他的四肢,将他抛弃在厕所的沟槽里,残肢断臂挂在厕所门后。警方和120救护车赶来后,把男孩从沟槽内救起,当时这个男孩还没有死,但奄奄一息,无法说话。警方惊讶地发现,男孩的舌头也被割掉了,口腔内有秽物和血。

两天后,还是在这个厕所,当时是早晨6点多钟,有个跳广场舞的大妈在厕所隔间里发现了两个编织袋提包。大妈觉得很可疑,她觉出自己打开这个旅行包不妥,于是又叫来一个大妈。两人拉开提包的拉链,里面最先露出来的是头发,随即看到包里赫然有半截裸身死尸,另一个提包里装的是肢体。

人多胆壮,彪悍的大妈们把尸身从包里拖了出来。

专家问道:“这说明什么呢?”

这时,旁边隔间的门竟然缓缓打开了,门后的挂钩上挂着一捆东西。

女生提心吊胆地四下张望,厕所里只有她自己。

包斩说:“淄州市警方认为,凶手可能是个女人,两名受害者都是被抛弃在女厕。”

市委领导说:“我赞同特案组的意见,我们会召集更多警力,从省公安厅邀请专家,从各区县调兵遣将,全力攻破此案!”

有个女生,晚上放学后去小区附近的厕所方便。那是一个老式沟槽式的厕所,砌着数个水泥隔间。女生进门跺了跺脚,昏黄的声控灯亮起,她走进一个隔间,脱裤子蹲下来,灯也熄灭了。女生待在黑暗中,只想快点解决。她隐隐约约听到一声咳嗽,女生问道:“谁啊?”声控灯随即亮了。

特案组到达淄州后,市委、市政府的领导主持会议,市公安局各部门负责人到会参加。

法医说:“初步分析,凶手使用的可能是普通的砂轮切割机,因为从被截断骨头的断面上,很容易看出切割的痕迹,断面整齐,符合直线切割的特点,还沾有铝合金碎屑。一般工厂车间、铝合金制品店、门窗作坊,都使用这种电动切割机。”

死者少妇涂有口红。

刑侦支队的负责人说,凶手留下的唯一有价值的线索就是装尸体的包,我们对这两个包都做了详细的调查。包是新的,产地在义乌,市内的服装市场、鞋帽批发中心以及小超市摊位都出售这种包。价格在10元左右,便宜实用,在车站常常看到携带这种编织袋提包的农民和打工者。

苏眉握着拳头说:“哼哼,我介意,我太介意了,你可别惹我,要不我就把你的胳膊打折,腿掰断,眼戳瞎,舌头割下来,扔厕所里。”

很多人看了恐怖电影和小说后不敢上厕所,其实在厕所里遇到灵异事件的可能性非常渺茫,公共厕所里发生最多的是猥亵、强奸、抢劫案件。

彘(zhì),豕也,即猪。人彘是历史上的一种酷刑,就是把四肢剁掉,挖出眼睛,用铜注入耳朵,使其失聪,用喑药灌进喉咙割去舌头,破坏声带,使其不能言语,最后扔到厕所里。有的还要割去鼻子,剃光毛发,放在厕所里任其像猪一样痛苦死去。《史记·吕太后本纪第九》记载:“太后遂断戚夫人手足,去眼,耳,饮喑药,使居厕中,命曰‘人彘’。”

女生尖叫,她看到两条胳膊和两条人腿,用铁丝捆在一起,就挂在厕所的门后……

——帕拉尼克

画龙问:“梁叔,啥是人彘?”

第二卷 人彘奇案

我不相信我们曾经相遇。

画龙猛地握住苏眉的手腕,稍微一用力,苏眉疼得直求饶。画龙松开手,说道:“小样儿,反了你的鸡圈猪圈鸭子圈了啊,还敢威胁我。”

下面记录的就是关于这个厕所里发生的恐怖案件。

第六章 抛尸厕所

苏眉说:“好疼哦,梁叔,小包,他欺负我。”

案件造成了非常恶劣的社会影响,城市形象受损,民心不安,淄州市警方向公安部紧急汇报,请求特案组予以协助。在奔赴淄州市的车上,特案组翻阅了一下案卷。

母子遇害,凶手将其抛于公共厕所,残忍恐怖的案情顿时震惊了这座城市。

包斩说:“案发现场的情况怎么样?”

画龙说道:“死者身上没有搏斗伤,这很显然是熟人作案,凶手应该与死者认识。”

梁教授说:“先别清洗尸身,仔细地做微量物检验,也许能发现点蛛丝马迹。”

淄州市公安局DNA实验室对厕所里发现的两名受害者进行了DNA鉴定,结果显示,两名死者是母子关系,经过骨龄检测,妈妈大约40岁,儿子12岁。

梁教授打断法医的话,问道:“凶手使用的什么工具?”

法医第一个发言,尸检结果显示,两名死者均是在活着的时候被凶手截肢。凶手虽然刻意将其制作成人彘,但是从创口判断,凶手不具备外科手术功底。第二次发现的女尸被割舌、挖眼、耳朵里灌入热油,手段更加残忍……这也符合史书上记载的人彘特点。目前,DNA检测结果显示,两名死者是母子,还不知道死者的身份。

梁教授说:“男孩12岁,早过了吃奶的年龄,凶手在杀害这对母子之前曾经逼迫他们做出一些不伦之事!”

包斩说:“画龙大哥你开玩笑不知道轻重啊,你看,小眉的手腕都红了。”

画龙说:“最毒妇人心,女人心狠手辣时不亚于恶魔,我这么说,小眉你不介意吧?”

儿子的四肢被截掉,舌头被割了下来。

梁教授说:“也可能是凶手故意这么做,误导警方。”

包斩说:“三天内,两起案件,凶手的作案手法在升级。”

苏眉说:“这个吕太后是因为失宠吃醋才把戚夫人做成人彘的吧!”

第二天,案情有了新的发现。省厅的一位微量物证分析专家前来协助,专家使用光谱分析仪对尸体表面进行检测,尽管男孩的面部沾有排泄物,口腔内也有屎尿和血,专家还是发现了细微的红色痕迹,经过分析,其中含有铅元素、油脂、石蜡和香精——这些都是口红的材料。

包斩说:“当务之急是搞清楚死者的身份。”

交巡警支队的队长说:“现场附近没有监控探头,厕所周边有6个破旧小区,人流量非常大。凶手抛尸应该有交通工具,我们排查可疑车辆的工作没什么进展,因为那里有个广场,锻炼身体的群众中骑电动三轮车的非常多,这种电动三轮车一般都有车篷,接送学生时遮风挡雨。”